时间社论 | 不承认“超载包月票”的调查结论缺乏说服力

摘要: 调查结论中对于“超载包月票”并没有承认,认为“不存在”的调查结果恐怕缺乏说服力。

09-01 15:49 首页 时间NEWS

                                                        ——本文约1420字,阅读需5分钟

据北京时间“时间新闻”报道,针对此前“伊川县交通运输执法局涉嫌为超载货车办‘超载包月票’”的报道,伊川县交通运输执法局负责人反馈,县纪委调查认为,该局存在执法不规范、以罚代管等行为。

报道称,当地纪委研究决定,伊川县交通运输执法局的局长李龙军免职,副局长兼执法大队长李少军、胡向北撤职,中队长韦可卫、副中队长张超撤职,执法人员李洛林、梁磊,调离执法岗位。另外,因领导监管不力,伊川县交通运输局卢会奇局长被停职。

这样看上去,似乎热热闹闹处理了一堆人,事情应该收场了才对。但是如果仔细看当地的调查结论,对于“超载包月票”并没有承认,而是认为“不存在”,这样的调查结果恐怕缺乏说服力。

据此前的报道,有货车司机提供多段视频显示,当地多名执法人员参与办理“超载包月票”。该县交通运输执法局副局长李少军面对视频则声称不知情,并称“接下来我要严格队伍管理,彻底改变这种现象”,然而另一位司机提供的视频显示,李少军自己就参与了一场“退月票”的谈判。

对照当地纪委的调查结论就让人疑惑了:在该县有人卖“月票”,有人用“月票”,有人谈“月票”,有人甚至负责讨论如何抵退“月票”,可是这个“月票”居然是不存在的。按照该县交通运输执法局党支部书记胡予江的说法,执法人员的行为是对货车司机的一种“照顾”,此事被定为“以罚代管”。

在北京时间(微信ID:Btime007)看来,这个把戏连偷换概念都算不上,“售卖超载包月票”本来就是“以罚代管”的一种,至于所谓的“照顾”,恐怕并不是一种正式的叫法,充其量算是文过饰非。

实际上,当地调查结论中的文字游戏远不止于此。比如被处理的几个人,只有四个人的撤职算得上是《公务员法》里的处分;三名被调离执法岗位的人员充其量是岗位调整,考虑到三人本来就是基层工作人员,也谈不上升降;至于所谓的“免职”一般都用于正常的职务调整,比如由于任职期限届满、岗位/职务调动、达到退休年龄等都可能涉及到免除现任职务,这算什么处罚?

当然,处罚问责并不是目的,对于当地“超载包月票”的曝光和调查,都是为了清理基层的违法执法行为,需要当地查清事件原委、责任分配、罚款去向等问题,才能对具体问题做出处理,以便理顺当地的执法环境。

但假如压根就不承认“超载包月票”,那么这样的调查结论本身就缺乏说服力,也很难想象接下来当地的执法环境能理顺到什么程度。

有句话叫“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伊川县的问题是“装睡”还是有别的情况,北京时间在此不做论断,不过之后一系列法律问题恐怕是需要当地面对的。

一方面,焦作武陟县运输车队周永河因为再没跑伊川要求退月票费,这个本来是就非法的收费居然已经被“上交财政”了,当事人表示“行证诉讼法庭上见”,看看伊川县当地能否说服法院也相信“月票不存在”。

另一方面,执法局党支部原副书记李少军还曾指示办公室原主任胡向北私自刻制了一枚公章,导致该局出现两枚公章不一致的情况,这就不是纪委处理的问题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条规定“伪造国家机关印章”是犯罪行为,其中“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未经批准而擅自制造”也一样要被追究刑责,那么当地公安如何处理就值得关注了。

不管最终结果如何,伊川县的交通执法问题都赤裸裸地摆在眼前,究竟是敷衍了事对付媒体和公众,还是深挖细找工作中出现问题的根源,这道考题就摆在当地政府面前。北京时间认为,河南省交通厅等相关部门应该及时及时介入也来“辅导”一下伊川县,得出更正确的答案。

此文系北京时间原创稿件

转载需注明出处并保留署名

投稿邮箱:pinglun@btime.com


声明

转载本公号文章请在公号留言,转载时请在文首注明来源和ID,同时请勿删除文中ID:btime007字样,否则本公号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查看更多深度报道

深度丨23岁青年失联512天 手机最后定位指向天津静海

评论丨部分《战狼2》粉丝正用蛮横抹黑电影

调查丨求职少年李文星命殒“招聘骗局”前的最后两个月

评论 | 所长“当民警”宣传有偏差 执法当表率值得点赞


首页 - 时间NEWS 的更多文章: